畫非此畫

昨夜西風吹落了花瓣,輾轉床榻,久久難眠。
靜,屋外雨落,想起方才的見面;忽,思緒到客船,他便要離開。
相見那麼短,回憶那麼長,他在船上,又是一個難眠之夜。
歸途中,路過幾條江,見過多少人,他只淡然一笑。

一杯清酒,雙眼朦朧。
之間護士
他竟見她一襲紅衣,踩著繡花鞋,在眼前的古街巷賣弄舞姿。
忽而。
她抱起古琴,他隨音律而和。
他只想奏一清淡之曲,因為他最愛她的淡妝。
酒後種種
於是,他執筆寫下了些什麼。

後來的日子,月明之夜,略顯淒涼,他時常對一輪明月哼唱這首曲子,他覺得也許這樣可以拉近與她的距離。
當他寫完這首歌的時候,筆下的句點像是對她的送別驗窗
他和她總是匆匆而別,不知何時再見。在他心中,她是雲煙,美麗,卻不能觸摸,她總是轉眼不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