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輪迴的思念

感謝今生有你,感謝那些美麗的花,青綠的草,清涼的風,淡泊的雲,感謝歲月,感謝風雨。再也不願去想了,再也不願記起。風的手,撫摸花的臉;雲的淚,灑進湖的心。

夜的手指,拂過如綢歲月,多情的音符,跳蕩。每一段往事,都輕輕地吟哦。月色輕柔,暗香徐來,醉了遠山,低了眉黛。風展開翅翼,徐徐飛翔,飛進歲月深處。心,遺落風中,再也尋它不著首爾自由行

蝶舞花叢,何時厭了,倦了?風吹白雲,何時來了,去了?今夜,不見花開,只聞暗香浮動。蛙鼓陣陣,雞鳴聲聲,對啊,今天就是明天。沒有“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的意境,卻又“天心月滿”的空靈。放眼窗外,依舊是燈火輝煌,霓虹明滅。夜靜靜的,靜得聽得見自己的心跳。文字裏跳動著詩意的浪漫,心裏分外寧靜,坦蕩,明淨。這是一種淡泊,一種心境。情不來不去,愛不增不減,心如如不動。

清風拂動,月光揮灑,人生有許多怡人的風景,且歌且行,且看且欣賞。深沉的夜,清淺的月,溫柔晨風,善良的心,都一起聚攏來,匯成心底的那一抹暖。一卷書,一杯茶,一曲雲水禪心,任絲絲禪意,融進生命,在心底安靜生長。那枚早年種下的蓮子,亦在心底生根發芽,靜靜綻放成一朵潔白的蓮花,在月色下,笑得燦爛塑膠回收

歲月豐盈,緣分卻很骨感,紅塵渡口,我丟棄了船,遺失了槳,你不來,我也不去,只在這,靜靜等你。把時光裁剪成遠山和煙水,默然相對,寂然歡喜。在一張素箋上,書寫俗世煙火。歲月的厚重,流年的悲歡,在筆下,一遍一遍溫習。今生,只為與你相遇,我拋棄了經卷,扔掉了經筒,轉山轉水,一步步貼進你的溫暖。只想與你相對無語,低眉,暗香盈袖。心動的刹那,我又重墮輪回。

一路淺行,一路思念,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次擦肩,一個回眸,也已足夠。寂靜的心湖,再也不起波瀾。刹那即永恆,一花一世界,情繾倦,月清淺,下一次重逢,又在何方?多少風花雪月的故事,風乾了,又濕。戒斷了,又生。愛如煙雨,情如春草,春去春來,生滅無數雪纖瘦.

讓人溫暖的微笑

窗前雨落,花開幾度,無語的月季守著一季的情深,顫落一地花紅。一種情愫在心底蔓延,劃上眉間,那是午夜夢回的歎息,還是花朵在雨中凋零的惋惜?是真的不解心念嗎?或許沉默是最好的訴說。

憂傷與甜美交替著妝點了光陰,當歲月滑過,思念依然蔥蘢,那份在乎,如袖邊流過的清風,如影隨行。或許,不語,才是更好的珍惜和懂得。而我,只想安靜的生活,守著天邊那片雲朵,就讓七月的荷心,沐浴夜雨朝露,瑩潤心靈深處的那塊淨土,在一闋清詞中為你氤氳最初的心動,用婉轉百回的旋律,旖旎出一曲清絕的禪音,把滿滿的牽念與感動存放在心底。不尋前世的因,不求今世的果,只想,在流年的杯盞裏,有你的醇鬱和清香。

看一朵溫柔的小花,從泥土中醞釀而來,卻可以開得無塵無擾,淡香猶存,或許該換一種平靜的心情,以風的姿態做一次輕靈的流轉,以雲的灑脫與藍天做一次無語的對白,那時山也寂寞,水也無言。用一懷淺淡的情懷,剪一簾紫色的幽夢,依舊用指尖的溫柔,用堅定不渝的信念來擺渡寂寂時光,獨享清歡。

我用素心素筆,寫下清逸的文字,眉間心上,是過盡千帆的安然,聽天地間起落的聲音。那樣就不會錯過落花流水的美麗,回眸,那雙溫情的眼睛一直在不遠處默默關注著我,把心中的萬轉千回和百指柔,輕輕一拈,可成花成字成畫。不過是簡單地愛一個人,過著一天好似一天的生活。而這個人,從心裏懂得我。靈犀相伴的日子裏,把如影相隨的牽掛,寫進歲月的素箋,心在懂得處,便是這一季的溫暖。

舒婷說:“女人能夠洗盡鉛華率性獨立,是因為她的心裏有了足夠的美麗”。喜歡那些如水的女子,張愛玲,三毛,雪小禪,白落梅這些女子,她們就是水做的,用文字來詮釋生命的厚度,錙銖而厚發寫她們的浮雲涉世的情,寫歲月留下的影。我不美麗,但我一定要活得清清爽爽,我不才情,我一定要學會自信善良。我只想做一朵清然搖曳的荷,守著自己的半畝池塘,將心,沐上陽光和雨露,在近水遙山處,看著天邊那一朵飄逸的雲,活出自己的美麗與灑脫。

雲逸荷心,月照花影。雨後的空氣散發著芳草的清香,一縷穿越指間的柔,溫軟成紙箋上的點滴韻致。一些美麗,如一縷馨香,脈脈流動於字裏行間;一些想念,如一米陽光,柔柔傾灑於眸裏心痕。回首,有一個燦燦的笑容在為我綻放。心念,在涓涓流淌。透著溫暖,漾著清新,飽蘸了豐盈。盛開處,心若蓮花。

突然好想去麗江,撐一把油紙傘,走進長滿青苔的小巷,腳下是千年斑駁的青石,兩旁是歷經風雨的古屋,走過小橋、流水,折一朵殷紅的三角梅,我就在一米陽光下期待那美麗的神話,它一定會給予我智慧,柔軟,希冀,當燈火闌珊時,總要回眸尋找那個在歲月中等待我的人,他的微笑一定很溫暖。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