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练长江钢琴避免音色不合格的技巧

钢琴的柔弱之美来着音乐的弹奏者,长江钢琴的被弹奏出来的音乐听着不合格,那可能是弹奏者一时的疏忽大意。下面我给几个小建议。也是我的一点实战经验之谈,希望能够帮助到一些有需要的朋友。
1、熟悉钢琴简谱:由上下两行简谱合并而成。
2、键盘与音符 :牢记中央七个音符的位置。
3、手指符号:手指用汉字的一二三四五来标示。
钢 琴不只是在于音乐的方法,还有在于身体的一个简单的坐姿也是起到一个关键性性的作用,保证身体协调的根本是根据自己的身体条件进行调节正确合理的坐姿。随 着程度的提高,对力度、速度、音乐情绪和色彩的变化提出了越来越多的要求,所以身体的参与和调节也越来越重要。再就是练习指法很关键,可以反复弹奏下面的 乐曲来练习指法:535353124325 535353124321 24432524325 535353124321,可以小试牛刀一下哦!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学习钢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从小学习会有比较优越的优势。慢练尤如"大镜",把乐曲中的一切细节都扩大了。慢练的最大优点是来得及根据视觉,听觉得到的反馈信息调整和修正缺点和毛病。慢练的方法之一是用节拍器。即使在作品练习成熟之后,也不应忽视适当得慢速练习。希望我的小小的几个建议能给初学者带了很大的进步。

人人都是神經病

這是一個只有人教導我們如何成功,卻沒有人教導我們如何保有自我的世界。我們這個時代,對大家開了一場巨大的心靈玩笑:我們周圍所有的東西都在增值,只有我們的人生悄悄貶值。世界一直往前奔跑,而我們大家緊追在後。

我喜歡走路。

我的工作室在十二樓,剛好面對臺北很漂亮的那條敦化南路,筆直寬闊的綠蔭綿延了幾公里。人車寂靜的平常夜晚或週六周日,我常常和妻子沿著林蔭慢慢散步到路的盡頭,再坐下來喝杯咖啡,談談世界又發生了哪些特別的事。

這樣的散步習慣有十幾年了,陪伴我們一年四季不斷走著的是一直在長大的兒子,還有那些樹。

一開始是整段路的臺灣欒樹,春夏樹頂開苔綠小花,初秋樹梢轉成赭紅,等冬末就會突然落葉滿地、只剩無數黑色枝枒指向天空。接下來是高大美麗的樟樹群,整年濃綠。再經過幾排葉片棕黃、像掛滿一串串閃爍的心的菩提樹,後面就是緊捱著幾幢玻璃帷幕大樓的垂須榕樹叢了。

這麼多年了,亞熱帶的陽光總是透過我們熟悉的這些樹的葉片輕輕灑在我們身上,我也總是訝異地看到,這幾個不同的樹種在同樣一種氣候下,會展現出截然相反的季節變貌:有些樹反復開花、結子、抽芽、凋萎,有些樹春夏秋冬,常綠不改。不同的植物生長在同一種氣候裏,都會順著天性有這麼多自然發展;那麼,不同的人們生長在同一個時代裏,不是更應該順著個性有更多自我面貌?

我看到的這個世界卻不是如此。

我們這個時代的人,情緒變得很多,感覺變得很少;心思變得很複雜,行為變得很單一;腦的容量變得越來越大,使用區域變得越來越小。更嚴重的是,我們這個世界所有的城市面貌變得越來越相似,所有人的生活方式也變得越來越雷同了。

就像不同植物為了適應同一種氣候,強迫自己長成同一個樣子那麼荒謬;我們為了適應同一種時代氛圍,強迫自己失去了自己。

如果,大家都有問題,問題出在哪里呢?

我想從我自己說起。

小時候我覺得,每個人都沒問題,只有我有問題。長大後我發現,其實每個人都有問題。當然,我的問題依然存在,只是隨著年齡又增加了新的問題。小時候的自閉給了我不愉快的童年,在團體中我總是那個被排擠孤立的人;長大後,自閉反而讓我和別人保持距離,成為一個漫畫家和一個人性的旁觀者,能更清楚的看到別人的問題和自己的問題。

“問題”那麼多,似乎有點兒令人沮喪。但我必須承認,我就是在小時候和長大後的問題中度過目前為止的人生。而且世界就是如此,每個人都會在各種問題中度過他的一生,直到離開這個世界,問題才真正沒問題。

小時候的問題,往往隨著你的天賦而來。然而,上天對你關了一扇門,一定會為你開另一扇窗;我認為這正是自然界長久以來的生存法則。就像《侏羅紀公園》裏的一句經典臺詞:“生命會找到他自己的出路。”童年的自閉讓我只能待在圖像世界裏,用畫筆和外界單向溝通,卻也讓我能堅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長大後的問題,對人才真正嚴重。因為那是後天造成的,它原本就不是你體內的一部份,不會為你開啟任何一扇窗或一道門。而我覺得,現代人最需要學會處理的,就是長大後的各種心理和情緒問題。

我們碰上的,剛好是一個物質最豐碩而精神最貧瘠的時代,人長大以後,肩膀上都背負著龐大的未來,都在為一種不可預見的“幸福”拼鬥著。但所謂的幸福,卻早已被商業稀釋而單一化了。市場的不斷擴張、商品的不停量產,其實都是違反人性的原有節奏和簡單需求的,激發的不是我們更美好的未來,而是更貪婪的欲望。長期的違反人性,大家就會生病。當我們“進步”太快的時候,只是讓少數人得到財富,讓多數人得到心理疾病罷了。

是的,這是一個只有人教導我們如何成功,卻沒有人教導我們如何保有自我的世界。我們這個時代,對我們大家開了一場巨大的心靈玩笑:我們周圍所有的東西都在增值,只有我們的人生悄悄貶值。世界一直往前奔跑,而我們大家緊追在後。可不可以停下來喘口氣,選擇“自己”,而不是選擇“大家”?也許這樣才能不再為了追求速度,卻喪失了我們的生活,還有生長的本質。

前年底,我得了一個“新世紀10年閱讀最受讀者關注十大作家”獎項,請友人代領時念了一段得獎感言:“這是一個每個人都在跑的時代,但是我堅持用自己的步調慢慢走,因為我覺得大家其實都太快了——就是因為我還在慢慢走,所以今天來不及到這裏領獎。”十年裏,我看到亞洲國家的人們,先被貧窮毀壞一次,然後再被富裕毀壞另一次。希望你和我一起,用你自己的方式,在這個時代裏慢慢向前走。

沒有信仰就容易迷茫

這個社會的底線正不斷地被突破,奶粉中可以有三聚氰胺;蔬菜中可以有傷人的農藥;僅僅因為自己不舒服便可以奪走與自己無關人的性命;為了錢,可以隨時欺騙,只要於己有利,別人,便只是一個可供踩踏的梯子。理想,是一個被嘲笑的辭彙。
這樣的情形不是個別的現象,而是隨處可見。
沒有辦法,缺乏信仰的人,在一個缺乏信仰的社會裏,便無所畏懼,便不會約束自己,就會忘記千百年來先人的古訓,就會為了利益,讓自己成為他人的地獄。
有人說,我們要守住底線。但早就沒了底線,或者說底線被隨意地一次又一次突破,又談何守住底線?可守的底線在哪里?
一天下午,我和身後的車輛正常地行駛在車道上,突然間,一輛豪華車逆行而來,鳴笛要我們讓路,可是正常行駛的我們無路可躲,於是,感覺被怠慢的那個車主,在車過我們身邊時,搖下車窗痛罵一番。那一瞬間,我驚呆了:為這輛逆行而來的車和這個充滿憤怒的人。車主是一位年輕女子,面容姣好,像是有錢也受過良好教育,然而,這一瞬間,憤怒讓她的面容有些扭曲。
被指責的同時,我竟然沒有一絲的憤怒,倒是有一種巨大的悲涼從心中升起。因為我和她,不得不共同生活在同一個時代,而且有的時候,我們自己也可能成為她。我們都無處閃躲。
如果是簡單的壞,或是極端的好,也就罷了,可惜,這是一個人性最複雜的時代。
醫生一邊拿著紅包,一邊接連做多臺手術,最後累倒在手術臺上;教師一邊體罰著學生,堅決應試教育,另一邊多年顧不上家顧不上自己的孩子,一心撲在工作上;官員們,也許有的一邊在腐敗貪污著,另一邊卻連週末都沒有,正事也幹得不錯,難怪有時候百姓說:“我不怕你貪,就怕你不幹事!”
其實,說到我們自己,怕也是如此吧。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邊是墜落一邊在升騰,誰,不在掙扎?
對,錯,如何評價?好,壞,怎樣評估?
岸,在哪里?
有人說,十三億中國人當中,有一億多人把各種宗教當做自己的信仰,比如選擇佛教、天主教、基督教或伊斯蘭教,還有一億多人,說他們信仰共產主義,再然後,就沒了。也就是說,近十一億中國人沒有任何信仰。
這需要我們擔心嗎?
其實,千百年來,中國人也並沒有直接把宗教當做自己的信仰,在這方面,我們相當多人是懷著一種臨時抱佛腳的態度,有求時,點了香帶著錢去許願;成了,去還願,僅此而已。
但中國人一直又不缺乏信仰。不管有文化沒文化,我們的信仰一直藏在雜糅後的中國文化裏,藏在爺爺奶奶講給我們的故事裏,藏在唐詩和宋詞之中,也藏在人們日常的行為禮儀之中。
於是,中國人曾經敬畏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尊重教育,懂得適可而止。所以,在中國,談到信仰,與宗教有關,更與宗教無關。那是中國人才會明白的一種執著,但可能,我們這代人終於不再明白。
從五四運動到文化大革命,所有這一切被摧毀得蕩然無存,我們也終於成了一群再沒有信仰的孩子。這個時候,改革拉開了大幕,欲望如期而至,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也在沒有信仰的心靈空地放肆地奔騰。
於是,那些我們聽說和沒聽說過的各種怪異的事情,也就天天在我們身邊上演,我們每一個人,是製造者,卻也同時,是這種痛苦的承受者。
幸福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到我們的身邊呢?
錢和權,就越來越像是一種信仰,說白了,它們與欲望的滿足緊密相聯。
曾經有一位評委,看著臺上選手用力地表演時,發出了一聲感慨:為什麼在他們的眼睛裏,我再也看不到真誠和純真,而只是寶馬和別墅?
其實,這不是哪一個選手的問題,而是時代的問題。人群中,有多少個眼神不是如此,夜深人靜時,我們還敢不敢在鏡子中,看一看自己的眼睛?
權力,依然是一個問題。
個人崇拜減少了,可對權力的崇拜,卻似乎變本加厲。
不知是從哪一天開始,上下級之間充滿了太多要運用智慧和心智的相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領導面前,下屬變得唯唯諾諾,絕對沒有主見?一把手的權力變得更大,順應領導的話語也變得更多,為了正確的事情可以和領導拍桌子的場景卻越來越少。
其實,是下屬們真的敬畏權力嗎?你仔細觀察後就會發現,可能並非如此。或許是下屬們早已變得更加聰明和功利,如果這樣的順從可以為自己帶來好處或起碼可以避免壞處,為何不這樣做?
但問題是,誰給了下屬這樣的暗示?
每一代人的青春都不容易,但現今時代的青春卻擁有肉眼可見的艱難。時代讓正青春的人們必須成功,而成功等同於房子、車子與職場上的遊刃有餘。可這樣的成功說起來容易,實現起來難,像新的三座大山,壓得青春年華喘不過氣來,甚至連愛情都成了難題。
青春應當浪漫一些,不那麼功利與現實,可現今的年輕人卻不敢也不能。房價不斷上漲,甚至讓人產生錯覺:“總理說了不算,總經理說了才算。”後來總經理們太過分,總理急了,這房價才稍稍停下急匆匆的腳步。房價已不是經濟問題,而是社會問題政治問題。
至於蟻族們,在高漲的房價和越來越難實現的理想面前,或許都在重聽老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或許逃離北上廣,回到還算安靜的老家才是出路?
浪漫固然可愛,然而面對女友輕蔑一笑之後的轉身離去,浪漫,在如今的青春中,還能有怎樣的說服力?
如果一個時代裏,青春正萬分艱難地被壓抑著,這時代,怎樣才可以朝氣蓬勃?如果人群中,青春中的人們率先拋棄了理想,時代的未來又是什麼?
信仰缺失,為什麼而活就成為了一個問題。關於這個問題,大家深思過嗎?

畫一幅丹青畫卷

清風如醉,珍一程山高水長。繁華過後,總有一個人伴你不離不棄,總有一片景歷經滄桑不會失色。人生隨意似花落,只要懂得欣賞,一切便在景中。無悔,行走於流年的平仄。隨心,掬一捧日月的清輝,品味自然的靈性深遠。畫一筆丹青的畫卷,讓水墨流年如詩雋永。
依著秋窗外那一縷暖暖的陽光,總有一些微妙的情愫在心間流淌。北方以北,寒露已盤踞枝上再也不肯離去。這讓我怕極寒冷的心有了一種不知所措的慌張。時間的腳步,總是這麼快。許多景,還未來得及珍藏;許多情,還未來得及銘記,便匆匆轉換了季節。
一場雨後,氣溫開始下降。枝頭的葉子仿佛商量好,轉眼之間就可以堆滿一地。已是初冬,沒有了大雁的蹤影。偶爾會有一兩只小麻雀嘰嘰喳喳歡快的叫著。時間真的不經磨,感覺昨天的鞭炮聲還在耳邊,轉眼又是一季冬。看著隨風飄下的黃葉,心中總會有一種說不出的心緒。是憂傷,還是該喜悅?或許真的是一半憂傷一半明媚,在凋零裏憂傷,在明媚裏喜悅。
回眸,看過的風景。有姹紫,也有嫣紅,更多的是那些蒼綠的時光。其實,不曾刻意喜歡過哪個季節。走到哪個季節,卻會有哪個季節的心緒。人或許就這樣吧,總會有那麼一刻是善感的,不只是我。都會隨著季節的改變,而改變。
漫步初冬的陌上,依然會有款款的黃葉,翩落身旁。經過春夏的蔥蘢,終於從容的歸於一份飄零的靜美。枝頭的光陰,瘦了又瘦,終於瘦成了枯枝的模樣,就等來年的春風把它豐盈。
日子,一天天在平淡中走過。沒有大起,也沒有大落。生活,就像四季更迭的大自然。有春花,也有秋月。有嚴寒,也有酷暑。相信,風雨過後總會有陽光。我們只管,攜一縷陽光,笑對每一個平凡的煙火。
浮躁的心,經歷過所有悲歡冷暖,總會在某個風輕雲淡的日子豁然開朗.。淡淡行於水湄,總想寫下一些文字,敲下一些心情,把自己留在最美的那段時光裏。讓心思若蘭,能於柔情,風情之中暗香浮動。
恰似,一朵花開的溫柔。那些流年的嫵媚,經過風雨的滌蕩總會在某個回眸的瞬間開出燦燦的暖。我素如琉璃,歲月淡而悠遠。回憶像個感傷的老人,獨坐長滿青苔的時光之上,娓娓訴說渺如雲煙的往事。
緩緩飄下的落葉,驚擾了心房的寧靜。它以自己的方式,詮釋著滄桑的模樣。人生如旅,我們又何嘗不是一幀可以行走的風景。總是以最佳的狀態直面人世滄桑,以平靜的心情欣賞路過的所有。 微笑,別過所有。悄然,在自己心靈的半畝桃源,珍藏一份知遇,種植一徑花香。不再想,冷暖情懷來自何處,又會去向哪里。纏繞歲月的年輪,又有誰能數的明白?
如是,鍾情平淡,喜歡平淡。讓自己在現實的蒼穹下,做一株默默無聞的閑花野草。恬靜的綻放在自己的桃源之上,與清風作伴,與清泉為鄰。我願意以自己的方式,與它們成為最好的朋友。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縱使,花謝人去。經年的風景裏,依舊有曾經花開的聲音,有曾經浮動的暗香,有相伴時的安暖。 一朵花開,一個故事。它們用姹紫嫣紅,詮釋自己的生命經歷。喜歡凝視著些無言的植物,想像他們用怎樣的艱辛換來此刻的瀲灩。不經意間,總會在某個被人遺忘的角落,開滿一地。
想必,美也是邂逅所得。經過烈日炎炎, 熬過天寒地凍,終於迎來自己的傾城溫柔。花開,從來不會選擇為而誰開,也不會選擇為誰而落。即使知道開過便是死亡,也會開的毅然決然,轟轟烈烈。
做一朵閑花,開無悔。讓所有的美麗,在短暫的生命中綻放燦爛與溫柔。我用花開的燦爛,叩響生命的黯然。一程花開,一份悠然。年華若花,詩意盎然。生如花之短暫,開如花之素雅,是不是我們應該努力追尋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