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最美麗的意外

有些人,一個不小心就是一輩子。而回憶總是那麼可怕,可怕到每一次夜裏,都逃不出曾經。
不經意我看見過去,是你給我美好的曾經謝偉業醫生,而現在卻沒有想愛的勇氣。從不可或缺,變成形同陌路,原以為需要多久多長,殊不知只不過一眨眼。或許多年以後,我們不再遇見,這是一次遺憾,還是冥冥中,天意如此!
世界這麼小,一個轉身,就遇見了你;世界那麼大,一個眨眼,你已消失不見。
多年以後,你是否還會記起頭髮變黑,我們一起牽手走在街頭,看人來人往,看緣起緣散;我們一起相擁在江邊,風吹過無力,吹起你迷人發香,傾倒我半生情愫;我們相持在離別的車站,等每一站廝守,等每一站白頭。
原來最美的意外,變成最痛的回憶,只不過一個轉身。
我每一次想要逃開,無奈每一次淚流,想開一瓶啤酒,不用炸雞也行,只為可醉一次兩兩相忘,醒後卻不見曾經。我原本以為我會走的毫不留戀,然後頭也不回裝作滿不在乎,我心裏卻比誰都清楚,如果你不幸福,我會不開心,如果你幸福,我還是會難過能恩。我能做的或許只有在斷橋殘雪,等人潮盡去,等彼岸花開。然後我再慢慢走開,直到下一個轉角,直到消失不見。突然想起那一句珊瑚海:海鳥跟魚相愛,只是一場意外,或許命中註定我們的相遇就是一場笑話,但不可否認這場笑話卻可以讓我笑那麼久,那麼真。
有人問,如果讓你可以重新再來一次,你該如何抉擇?或許連我也不確定,不確定到我只回答了四個字:順其自然。這顯得多麼可笑而又多麼可悲啊,誰不知其實我多想再回到過去,擁你在懷裏,不管世外塵囂,不管他人閑語,路邊的昏燈是我愛的見證。而這一次,我卻只能在巷口默許,可惜沒有如果。
我曾經天真的以為天若有情,給不了我你的過去,卻讓我伴你在每一個今日。我用所有的時間博你一笑傾城,用所有感動盼你一次真心真意!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直到三生不滅,此情不絕。奈何現實終歸殘忍,回憶改變不了時間,也感動不了緣分。沒有人可以左右過去,再美的幻想也掩不住你離開的現實,於是留戀的話不說,生離死別的話不言,腹中苦水,也只有自知。
不知道是否會有那麼一天,你我還是相遇,然後祈求你為我再悸動一次。但我知道從你離開那一刻起,我的心開始會疼。我可以抱你嗎愛人,讓我在你肩膀哭泣,感受你心跳。又或許…算了吧,就讓我愛你永在心底,就讓你的笑永存腦間——停留的,是我們在一起時的美好,而不是重逢後我淚在心頭。
三生石旁,可曾憶起我為你訴海誓山盟,淚濕半歲華髮,綠了滿地青苔;為你撚花一枝,博你回眸一笑,暖了一春江水;我想等,等一句地老天荒,卻白了你發如雪。而最後只遺落一句、再見,再也不見。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離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為你癡戀到白頭,奈何流水不懂落花意,我為君狂,君笑我癡。可恨既然琴瑟起,何以笙蕭默,琴聲落去,苦了癡心人;可笑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雲翳歸來,伊人已無心。然雖憾一曲秦箏彈未遍,無奈昭陽人怨,殊不知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不知相逢何必曾相識,天意如此,我亦何哀;若不能天若有情天亦老,願曲終人離時,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最美麗的年華

列車經過了將近20個小時的顛簸,懶洋洋的在福州這個終點站停止了。火辣的太陽烤炙著大地,就連呼吸也似乎是沸水的蒸汽飄蕩在臉頰一樣的難受。就這樣,分離的鐘聲悄無聲息的敲響了dermes 脫毛

幾個月前,孤獨就像跟屁蟲一樣,尾隨了我整個青春。在萬物復甦的春天,我獨自一人去踏春;在烈日暴曬的夏季,我孤身感嘆一季的炎熱;在花凋葉落的秋天,我靜靜欣賞樹葉最後的歸處;在天寒地凍的冬天,我渴望一人給我所有的溫暖。就這樣靜悄悄的年復一年,日復一日,腦海中浮現的身影不計其數,卻始終沒有遇見那個對我而言還未知的你東芝 冷氣機

一場雨襲來,墜落得沒有痕跡,我們的青春,也似乎乾淨得沒有任何的瑕疵,只管一路風雨一路行。疲憊的旅程,我只是一個路人甲乙,顛沛流離,四處漂泊。蔓延整個青春的軌道,我尋尋覓覓,尋找那一個足以懷念的人兒旅遊景點

還記得那是怎樣的境遇,讓你我相識?還記得那是怎樣的相知,才能走到一起?真的很相信緣分,在相隔的時空裡認識彼此,在不經意間於茫茫人海中相遇。假如生活是一張空白的紙張,那麼我願意與你一同點綴生活的色彩,用五彩斑斕的童話去描繪每一分鐘的精彩。我只知道我原本那顆焦灼的心一直都在靜靜的等待,一直都在苦苦的期盼。然而,所有的期盼都像一陣清風一般,我只感到了短暫的清涼,而後便悄無聲息的離我而去。

很多的事情就像電影一般,雖然早已曲終人散,可是故事中的情節依然無法讓人釋懷。可還曾記得快餐店裡的等待?我望著你許久,靜靜的觀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從此之後,我為你敞開了心扉,在靈魂的最深處留有一處只許你走進的風景。我開始了想念,想念讓我變成了一隻飛鳥,萬水千山阻隔不了我的前行,我只想努力搧動我的翅膀,把我的想念帶到你的身邊,讓你感受這一夏的清涼。我看到了你的笑,帶著些許的羞澀卻那麼的打動人心,我開始認定這樣的緣分或許是前世的因所留到今生的果。

我開始回想無數的美好,儘管是無聲的影子,卻也一直牽掛著我的每一根神經。我們一起走在城市裡的每一條街道,一起接受毒辣太陽的烤炙;我們一起在幽靜的校園中奔走,一同感受校園的氣息;我們一起在颱風天的時候遊蕩在海邊,任憑大風捲走手中的雨傘而後落荒而逃;我們一起踏上北上的列車,你帶我去感受北方的獨有的魅力;我們一起在新天地靜靜觀望代表著幸福的噴泉,趁旁人不注意輕輕的在你的臉頰吻了一下幸福的走開了;我們一起在夜晚唸著彼此,電話另一端的聲音跟我約定今晚的流星雨。如果時間可以停留,我多麼希望時間停留在你我相伴的日子,只是,時光穿梭在我們青春的年華裡彷彿已經忘卻了關於我們會有怎樣一個開始和怎樣一個結束。感謝時光讓我們在一起相遇,感謝時光讓我們成為彼此生命裡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列車漸漸停穩,在福州火熱的天氣裡,開始出站,進站,又出站。穿過冗長的地下通道,來到超市裡,冷氣襲來趕走所有的燥熱。在一起相遇,在一起分別,說不清楚的結局裡,藏滿了我們的笑容。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你在想我的時候,我卻看不到你,我在想你的時候,你也看不見。在相隔的時空裡,我也渴望像仙人一樣搖身一變,轉瞬間出現在你的面前。靜靜的看著你的臉龐,注視著你逐漸散發出來的羞澀。這樣的瞬間,或許是最幸福的時刻。

我會一直注視著你,眼睛都不敢去眨一下,生怕眨了眼之後,你會突然消失在生活為我們精心佈置的畫面裡。而後我找不到你的所在,在黃昏到來的時刻,到處尋覓你的身影。如果你停住了腳下的步伐,記得轉身,我在你的身後,我們一起去尋找幸福的根源。

天黑了,可以不要開燈嗎?在黑暗中拚命追逐你的腳步,在你的背影中,我看到了那個足以讓我想念的人兒。就在大雨的洗禮中,我聽到了靈魂的聲音,它似乎在跟我訴說一個關於你的美麗的傳說。就在這個炎熱的夏季,回憶成了消暑的涼茶,讓所有的燥熱在一瞬間消失,我看不到未來是怎樣的形狀,可我依然對著未來充滿著希望。

遠方依然很清晰,在喧鬧的車站裡,我手中拽著褶皺的車票,臨別的時候我看到的依然是你那張熟悉的臉龐。多想時光就在這個時候為你我停留,在這個特別的時刻裡。看著車裡,無數人離開,又無數人進來,生命或許也是如此輪迴著。可是我不知道還能在哪個輪迴裡再次遇見你,所以我努力的把你刻在我的心裡。

在與你分別的日子裡,我們都在笑容裡成長著。在時光的剪影裡,我渴望沐浴在幸福的那條河裡。獨自走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隨人群奔波,看到的身影都似乎濃縮成了你的影子,你對著我微笑,我把你深深的埋在心底,成了我獨處的風景。

流淌在生命裡的長河,我刻意把你想起,在最美麗的年華。